朱永芃:电力体制改革应“放开两头、稳住中间”

2014-01-09 16:41 来源:未知 打印 扫码手机看

  在今年的两会上,与环境问题的提案热火朝天相比,有关新能源的提案显得十分落寞。

  在这种落寞中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国电集团公司总经理朱永芃的大声疾呼,显得格外引人注目。3月6日在全国政协经济界别的讨论会上,他以“我大声疾呼,要发展风电和新能源”一句话结束了他的发言。

  在他今年提交的提案中,他提出风力发电是国际公认的技术最成熟、开发成本最低、最具发展前景的可再生能源之一,2012年风电已经超越核电成为第三大主力电源,对调整能源结构、实现节能减排目标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朱永芃所在的国电集团已是全球最大的风电投资商,其风电装机规模全国第一。朱永芃认为,风电依然存在三个突出问题:弃风限电日益严重,送出和消纳亟待解决;国产设备质量有待考验,技术和服务仍需提升;风电开发存在地方保护,发展环境尚待改善。

  针对这些问题,他建议,加快实施可再生能源配额制,实行清洁能源交易机制;完善和加强鼓励风电发展的配套政策;重视风电消纳问题,加快电网规划与建设。

  3月9日,记者就电改、煤电矛盾、风电发展等能源热门话题专访了朱永芃。

  记者:您如何看待电力体制改革的进展?

  朱永芃:厂网分开之后,我国的电力工业发展得很快。在主辅分离方面,电网行业的设计、工程单位开始进行改革。我认为这些都是体制改革的成果。体制改革方面的问题很难说。我希望,在发电侧,未来应该打破垄断,激活各方面经营积极性,保证公平竞争,同时向用户提供一个合理的电价。

  记者:在厂网分开、主辅分离之外,输配分离还没有启动。

  朱永芃:输配分离,在这几届工作报告中总理都讲过,这是国家体制改革的一个方向。但在输配分开的实际操作中,我觉得还有很多的细节问题。比如,输配分开本身在技术上有些难点,什么叫输电,什么叫配电?我过去在电力部门工作时,那时候电压很低,配电网的电压为110千伏或者220千伏,当时220千伏就是很高的电压了,现在的电压等级已经到了500千伏,那么这是叫配电还是输电?我觉得很难划清楚。但是,我觉得,“放开两头、稳住中间”这个方向是对的,能够竞争的“发电侧和售电侧”这两块,我觉得应该走向市场,而输电这块,具有自然垄断的性质,应由国家定价,允许获取一定的合理回报。所以我说,输配分开的问题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和落实。

  记者:电监会前副主席邵秉仁认为南方电网当年分拆是比较成功的,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都比较好,因此应对国家电网进行分拆,拆成几个可以平等竞争的区域性电网公司。

  朱永芃:电力改革研究了很多年,世界各国有很多不同的模式,所以国务院对前阶段的电力工业改革进行总结,我认为应该慎重进行。

  记者:电煤改革之后,对国电集团有什么影响?

  朱永芃:我倒觉得影响挺好,我认为,今年煤炭大幅上涨趋势不一定能出现。煤炭价格多年连续大幅上升的局势得到了遏制,煤炭的供求关系开始逆转。多年压在我们身上的大山,总算移走了。尽管国电集团去年仍有40%的火电在亏损,但火电业务第一次总体上开始扭亏,这改变了连续五年来煤炭年年大幅上涨、火电年年严重亏损的局面。我对我们的经营状况,自己还是乐观的,我寄希望于煤炭再也不要大幅度涨价了。所以过去我开玩笑说,只要煤价不涨,我们就可以盈利了。但考虑到,我们火电的利润几乎是零,还是很悲哀的。但是,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角度来看,我觉得电价还应该再调一调,让我们火电能够有合理的回报。

  记者:从今年1月1日起,全国施行每千瓦时补贴八厘钱脱硝电价补贴。但不少发电企业提出,这一补贴标准偏低。您怎么看?

  朱永芃:不同煤质、不同季度、不同地域,脱硝的成本都不一样,不过根据我们的测算,目前的标准低于我们的脱硝成本。我建议,国家可以考虑将标准提高到每千瓦时一分五,甚至一分八。尽管目前脱硝电价补贴力度不够,我们面临的压力很大,但国家要求的脱硝任务,作为央企我们一定要完成,克服困难也要完成。

  记者:在国电的发电结构里面,目前清洁能源发电占多大比例?从能源结构转型的角度来看,国电有什么规划目标?

  朱永芃:目前,我们还是以火电为主,占了70%多,水电占总装机容量的10%左右,风电10%左右,两项合起来22%。我希望,到2015年,这一比例能达到30-32%,2020年能达到40%以上。

  记者:风电“弃风”严重。根据有关统计,2012年我国弃风限电超过200亿度,经济损失超100亿元。您认为原因何在?国电的弃风比例大概有多少?

  朱永芃:我认为,原因是多方面的:分地区电源装机相对于用电负荷严重过剩,当地无法全部消纳;电网投资不足,建设滞后,送出能力较弱,局部出现“卡脖子”;风机并网技术水平不高,风电布局很不均衡;在现行电力调度管理方式影响下,为平衡火电、热电等多方利益关系,部分风电也参与了系统调峰。

  国电集团的风电装机保持着很高的速度和很大的规模,每年差不多新增200万到300万千瓦的装机规模,去年我们的整体装机规模达到了1500万千瓦。可惜的是,弃风限电对我们影响很大,我也提出一个关于鼓励风电发展方面的提案。就我们来说,在三北地区,我们的弃风比例达到了30%。

免责声明:电力设备市场网信息来源于互联网、或由作者提供,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仅供参考。如有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,我们会立即进行改正并删除相关内容。